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独步人生,丈量行程,回首间纷扰烦忧皆如潮退去,岁月的沙滩上只留下色彩斑斓的贝壳在夕阳下闪着宛若梦幻的光辉。俯身捡拾起一个个微小的片段,那是最温暖的际遇。也知道留不住太多瞬间,也知道有些故事已是昨天,也知道避不开曲终人散,但是我总是能从一次次的回望里获得足够多直面现实的力量,总是能从渐去渐远的步履里寻觅到一种深深的感动。在悠长的回味中,我每每独自微笑,或不由自主地泪洒满襟。

  人生的道路蜿蜒地伸向远方,前行的路上必定有相遇,有无数的擦肩而过。相遇仅仅是开端,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在这个奇异的历程,一个深广的世界渐次在我们的眼前展开。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和多个世界相交叠,针来线往细密交织,云舒云卷纵横飞度,就组成了我们浩繁人生的章节。但谁又能走遍谁的角落,谁又能拥有谁的一生?或许我们终其一生也无法走进一个人的世界半步,只能遥遥观望,在心底留一份惆怅与遗憾;或许我们一见如故,瞬间就抵达了对方的心灵,演绎生死与共的至交;或许我们的内心,只是一座荒凉孤寂的小岛,年复一年,从来没有任何船只停泊甚至是靠近,寂静中只有浪花拍击堤岸的空洞回响……

  夜凉如水的时候,我凝望星空,深蓝的天幕上闪烁的繁星让我想起一路走来曾经遇到的人那一张张或清晰或模糊的脸庞此时我心中总是充满别样的温情。人生如棋局局新,世事如云任卷舒,一切都处在流变中,我永远无从知晓前行的路上将会与什么样的人邂逅,将会有什么样的故事上演,将会身处于什么样的境遇,将会收获到什么样的经历。但我知道的是来时的路上有多少值得我终生去铭记,去感恩,以柔软细致的心情牵念与祝福的人与事。那些雨中绽放的伞花,雪中送来的火炭,那些山中开出的路,水上架起的桥,那些悲悯的泪,灿烂的笑,真诚的话语,纯净的眼神,无一不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成为我心中永远不会凋零的花朵。

  无论身处什么地方,在何种领域从事何种职业,拥有怎样的处世之道,我们总会认识一些人。每个人的人生中,总有一些深入心底的人,这些人见证着我们曾经的岁月,收藏着我们以往的点滴,温暖着我们漂泊的灵魂,让我们两相分离时万般不舍,启程远行时情怀缱,蓦然回首时泪满盈眶。这些人以及与这些人有关的一切一切,比如黄昏的站牌,站牌下面等待的少年;比如飞扬的围巾,围巾里面裹藏的温暖;比如秋日的红枫,红枫背面题写的心迹;比如雪月的诗歌,诗歌深处缥缈的忧伤,让我们无论时间相隔多远,无论去往何方,都能心情湿润温情地想起,并且永远也不会忘记。

  落红满地映黄昏,一抹斜阳吟晚归。有一些人,在我生命里短暂地驻足,给我留下一段绚烂的回忆后就销声匿迹,微笑着奔向我不曾驻足的地方,任我如何追寻,都无从再见。我知道,这些人是我梦中飞舞的片片落花,只有一季的盛放,只有一个梦可以幻想,秋风一来,就纷飞去远,无迹可寻。

  落花是春天终结时留下的纪念,记忆是情谊逝去时留下的纪念。任那落花纷飞,记忆还在。花儿凋零,是败给了时间,而我把那些往事,连同那些人给的欢乐与伤悲一起,做成了标本,收藏进记忆的档案,它们永不零落,一任时间流逝,鲜活如初。

  任往来轮回千帆,流水无言天际远。有一些人,与我们隔着几个世纪的时间距离,但他们思想的光芒破空而来,照彻我们的黑夜。自古薪不传,火传,当我的手指轻轻拂过那些泛黄的书页,我看到了绵延千年不熄的信念之火,它正指引着我走进思想巨匠们以自己的尊严与哲思构筑的灵魂殿堂,跨越世俗的藩篱去求索思想的自由,挣脱名利的羁绊去追寻精神的家园,远离浮华的浸染去探看生命的本原。

  还有一些人与我们相隔万水千山,或许今生都未曾谋面,无由相逢,但谁又能说他们不可能成为一群飞舞的蝴蝶,在我们的生命里掀起一场飓风呢?

  生命是一种缘,在不断的缘生缘灭中,在接连的偶遇与瞬间中,刻意企求的往往终难将至,不期而遇也许是不曾料想的注定。“三”生万物,缘亦生万物。

  天地有情,万物有生,飞雪入尘,花自飘零,水随江河,而情怀未曾改变。

  在无数次心灵的相逢里,我眼含着热泪,在你的耳畔低语:曾记否,君知否,我的世界你曾经来过,那一地月光,那一树花影,那春去秋回的脚步声,是你刻在我世界上的痕迹……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沿着历史的长河溯河而上,总会发现那一朵朵激起的浪花中,潜藏着阵阵的战马嘶鸣和金铁交击之声,大漠草原的朔风从历史深处吹来,吹散了阴霾,吹落了星辰,也吹开了每一朵花。在这片塞北大地上发生过的一幕幕,穿越千百年的时光重现,在那一座座雄关,在那一段段长城,也在那连绵起伏的山峦,即使时光让雄关寂寥,让长城残破,但一粒粒黄沙,还在无言地诉说着曾经的铁血岁月。

  “秦时明月汉时关”,自秦始皇把各国长城相连,长城就像一条巨龙横亘在中国的北方,东起辽东,西至甘肃临洮,连绵万余里,守卫着华夏腹地,抵御着北方戎狄。一年又一年,戍边的将士用自己的身躯抵挡着寒风,用自己的信念保卫着家国。蒙恬率军出关,北击匈奴,使其退却数百里,大秦得以尽收河套之地,“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何等威风!然而,历史总是令人唏嘘,当蒙恬手中自刎的剑落地,当天空中的将星轰隆坠地,似乎可以听见边关的哭泣,它见证了名将的辉煌,也见证了英雄的落幕。

  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漠北大战。李广追随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由雁门郡出发,直取漠北王庭。此前,李广已在边关驻守多年,每次匈奴来犯,都无功而返,使匈奴人无法侵入汉地一步。唐人有诗云:“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李广之功,后人尤念之。但这一次,李广没能再回到他的驻地,没能再登上这雄伟的边关。他迷路了,致使汉军作战失利,因不愿受刀笔吏的侮辱,他拔剑自刎,一代名将就此殒命,喋血在这大漠草原之中。终其一生,李广“封侯”的愿望都没有实现,“李广难封”也被后人一直所感叹。而他的一生,也与边关紧紧相连,想必他的魂魄,也会归于塞北吧。

  边关长城,草原大漠,见证了一个个王朝的兴盛与衰亡。在时光流转千年之后,有一位名将在这里留下了他最后的光辉岁月。杨业,一名继业,宋麟州(今陕西神木北)人,累官云州观察使,判郑州,知代州。既勇且谋,屡建战功,人称“杨无敌”。能与士卒共甘苦,为政简易,深得军民爱戴。雍熙三年(辽圣宗统和四年,986年)正月,宋太宗赵光义为取幽燕,再度北伐契丹。兵分三路,令潘美与杨业率西路军出雁门(今山西代县北),初战连捷,二、三月中,速下寰(今山西马邑)、朔(今山西朔县)、应(今山西应县)、云(今山西大同)等州,进展顺利。五月,因东路军曹彬在岐沟关(今河北涿县西南)溃败,战势逆转。辽圣宗遣大将耶律斜轸迎战西路军,并令名将耶律休哥领炮手相助。宋军在蔚州(今河北蔚县)受阻,形势危机。时杨业北据云、朔数州,奉诏以所部兵护送云、朔、寰、应四州民内迁,为减少伤亡,献避实就虚、声东击西、伺便歼敌之策,被监军王责讥为畏惧避敌、有异志,乃心怀以死报国立志,引兵自石路趋朔州,并安排诸将于陈家谷口设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应援。七月,与契丹劲旅自日中战至日暮,终因力单不支,退至陈家谷口,见无一伏兵接应,大恸,再率帐下兵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在狼牙村为契丹所擒,子延玉及岳州刺使王贵俱战死。杨业不降,疮发拒食,三日即死。后人提及此事,不免一声叹惋。

  明朝年间,大同仍为北方重镇,京城锁匙,为明朝“九边重镇”之一,而且在大同南部又修建了内长城,大同似乎又恢复了一丝往日的风光。然而,随着封建时代的落幕,边关不再有以往的功能,长城液逐渐被废弃,逐渐成了旅游景点和民族精神的象征。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成了往事,随着历史长河的流逝而渐行渐远。“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岁月,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只能默默吟诵着“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默默走进未知的明天。

推荐阅读:

粗鸡巴,俄罗斯美女anjelica

大狗挺入她的下体,偷pai大学浴室

苍井优是拍av的吗,女明星极品合成图

逼操逼,波多野结衣ng完整视频

不打马赛克的野战图片,男女在床吻戏视频超长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有缘相遇微小说。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