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假设时空不转,秋神凝注,我愿在此永远驻留

2019年07月24日  分类: 谈天说地  点这评论

  有说是寒风带来的青霜洒遍了大江南北,于是栌枫慢慢红晕;也有说是九天玄女宫的胭脂粉飘落于五岳三山,因此河山渐渐着色。

  伫立于半山亭焉,放眼望,远近山麓,一片金橙色尽收眼帘,仿佛天地间,唯独红枫景象,无限壮观。不知何因偏得天地圣眷,尤承风光独禀,一山更比一山红艳。

  望着那飘飞的红色叶片,让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主席的词“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也联想到杜牧的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更联想到巫峡红枫,一年又一年,景色霜花神女峰,风景无限。香山红叶,一片又一片,采撷红叶留思念,情丝更缠绵。

  黄昏时候,当晚霞披落,一树树红叶随风飘摇,晃荡景象,更加夺目耀眼。

  届时红鹰盘旋,很以为是天外来宾。天边一镰勾月,正好与此共餐风色。

  假设时空不转,秋神凝注,我愿在此永远驻留。付步於琼崖水岸之境,托身与寒霞云雀之巅。俨然好比王勃《滕王阁序》之佳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拥有这种情境,过着爽心垂暮之年。

  当凛凛金风吹过,半山亭的枫叶飘飘,动漫景象,可谓移魂摄魄,牵引着我的双眸,诱导着我的念想——念想渊明东篱种菊,不在意岁月驰骋;念想谪仙对月酌吟,不介怀光阴似箭。从而抬首天生明月,俯瞰地标红枫,依稀裹天地间风雨同年。或夜泊枫桥,聆听万籁声韵,纵然霜花露冷,愿闻那依旧涛声。或半山亭焉,闻几许寒风悲咽,静观那红枫景胜,坐怀这景色之渊,静待遥遥金橙色的梦,愿截取三千岁月,只作一枕鼾眠。

  望大梦给予,魂如鹰雁,千山万壑,翱翔其里,熟睹关山,山山红艳。

  流连这红叶秋天,云蒸霞蔚时辰,妖娆景象,守为常见。

  或唯舒赋,或唯吟风——真想呀,也是哦!千里峡江,我只醉九月红枫。

  何须春意蹒跚,杨柳依依,只要金秋一季,胜过金樽美酒,歌舞佳人。

  于是乎,如梦方云:大江红透兮以予神悦,峰峦跌宕兮以予起伏……

  有人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当然我要回农村与城市的套路深不深并没有很大关系。

  人到中年,大半辈子一直在外打拼,我对农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小时候。多的是苦难和贫穷。

  我的家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沟沟里面,甚至在地图上也很难找到环绕周围的山名。海拔虽高,但山都不高,平凡的像这里的农民一样。大都以阴坡和阳坡命名。

  几间小屋,几缕炊烟,几声鸡叫,几声孩啼。这是一直在我心头的印象。

  年年回家少,多的是父母的逐渐年迈,多的是很多亲人又化作土壤守护青山。更多的是陌生。

  没结婚前,我想家,因为那里又生我的父母,养我的山山水水。

  结婚后,我更想家,我不知道年迈的父母还能陪我几个春秋。

  但我知道,大山的游子出来了就很难回去了。

  山里多的是樱桃,核桃,板栗,银杏。物产丰富也改变不了贫瘠的事实。小时候山上树少,多的是不知名的野果和耍不玩的童趣,现在树木成林,少的是儿时的感觉,多的是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老话说,父母在不远行。常回家看看也赚了多少离乡游子的眼泪。外面的繁华温暖不了一颗颗逃离的心,但这一颗颗心永远在城市的角落孤独的徘徊着。

  你不见那一栋栋荒废的楼房积累了多少人的心血,更不知道孤独守望主人归期的黑夜孤独。孙子被儿子带走了,在城市的冷眼中,想的更多的是年迈留守老人的浊泪。

  父亲打电话说想孙子了,怕没几年活头了。我说你吃的是绿色食品,还时时锻炼,再活个几十年没有问题,我知道父亲已经七十多了,按现在回家陪伴的时间算来,也就能朝夕相处几个月。故作轻松的玩笑,多的是心酸的怅然。

  前几年流行我与张二狗的对比。现在我知道张二狗也不好受。他也得留下他爹出去奔生活,原来我羡慕隔壁不读书的二哥做了包工头比我赚的多,当我听说他又进工厂劳作时也只剩下唏嘘。

  我不知道是外面的我们抛却了孝道还是时间和空间出了错。这段时间机缘巧合走遍了很多乡镇,看着数的清的几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孤独的守着山区的灵性,我明白那几或不见的炊烟有着不屈,有着低诉,更多的是对孩子们的想念。我知道在屋旁的大树下也有着两道目光随着我转动着,哪怕隔着万水千山。

  所以,我想回农村,哪怕换回的是父母一时满是皱纹的微笑。哪怕是一种想改变农村的想法。哪怕最后默默的化作一杯黄土,回归大山。

  越是这样,我越是知道,我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

操我吧,性欧美100

被2个男人干啦 一晚上,yy爽文小说排行榜

百鸟美玲,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吧

sisifa,母爱的裤袜

A区欧洲裸体艺术,rosi小莉无内衣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有缘相遇微小说。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