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温暖的南风,裹挟着咸腥拂面而来;潮汛将至,唤醒了沉睡的海滩。云卷云舒,白鹭振翅的轨迹在水面上留下了点点涟漪。我独自倚靠在海边的长椅上,大字摊开,脑海中不断闪现着碎片般的影像,就像这拍岸的浪花,一遍又一遍,一片又一片。

  深深浅浅的脚印,终将被海水消抹痕迹,就像那星星点点的记忆,也终将在时间的跌宕中模糊不清。似曾相识的画面,猛然想起,又在幡然醒悟的惊咋中,渐渐忘却。每一次潮鸣,就像生命中的每一次呼吸,舒缓也好,急促也罢,都将成为耳畔的余音。这是第几次坐在这里了?我不知道。时间在指针的交错旋转中静静向前,我又是从何时起习惯了这片三角梅盛开的海滩?是初识的悸动,还是长伴的安然?流年的记忆,毕竟已成往昔,清风凉月,花灯绰影,终不过几缕纸页,寥寥几笔,留下泛黄的叹息。

  我本是时光中一介孤独旅人,本应踽踽而行,奈何邂逅于清浅的时光里。默契相伴,如影随形,那段旅程无疑是难以忘怀的,好比在每一个安静的夜晚,都有轻风捎来问候,树叶婆娑,仿佛感叹月色之美,不过月色再美,也不及梦的半分啊。当然,梦境虽美,也终究难逃幻灭的一刻。相离之际,一别两宽,偶然拾起一片落下的树叶,脉络间竟是不可结缘。

  思绪又被拉扯回到了眼前这片海,浪花交叠,高潮过后必是低谷,这又是怎样起伏的旋律;在人生的无数个章节之中,又有多少个激荡的瞬间?我就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飞蛾,生于黑暗,心向光明,不断追逐,不断挣扎;不断奋进,又在不断踌躇……鼓足勇气,冲破桎梏,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心中向往之地。只是,纵身飞入烈焰,梦想的起点,亦或是旅途的终结。

  得到了渴求之物,却无法长久陪伴,人生痛苦之处莫过于此吧。初识不知眼前景,再会已成景中人。月,明不过水中之月;花,艳不过镜中之花。光阴流转,岁月蹉跎,盛开的三角梅再美丽,也总有落叶归根的那一刻。也许脑海中的画面会随着躯体一同消亡,但是那些经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不可结缘,倒不如说是相忘于世,既然曾经拥有,又何必滞留不前。

  一阵风吹过,浪花溅在了我的额头上,水珠顺着脸颊缓缓落下,轻轻抿了一口,不知是像泪水一般苦,还是如汗水一样咸。无所谓了,我所向往和在意的,不一定能被传递。正如那遥不企及的彼岸,只要双眸中尚有一丝微光,就可以一览四季的温柔。

  短暂的生涯轻易地斩断了若有若无的情感,就像拍岸的浪花一遍又一遍,一片又一片地抹去了我到来的痕迹。功亏一篑又如何,如梦似幻又怎样,至少我能感受到一切都真实存在过。

  早起,睡不着,感觉总有点事儿要发生。

  果不其然,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

  于是,我撑起了伞。

  啪嗒啪嗒的雨声宛转悠扬,朦朦胧胧的雨幕细密悠长。路上已没了行人,在这雨之境,唯有我一人禹禹独行。

  又想起了早上和宿管大妈的对话。

  “最近这天常变的很呢!听说新疆又下雪了。”

  “是啊,过年之后,这天气就没怎么正常过。都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现在倒好,每个月的天气都在不停地变。”

  “气候不太平喽,孩子,出去的时候多穿点衣服,别冻感冒了。”大妈语重心长的说。

  这一刻,我竟觉得有一阵恍惚,却又有些许温暖,远在故乡的我的妈妈,这时恐怕又在惦记着我这个在她心中永远长不大的儿子了吧。

  的微风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渐渐地将我从思绪中拉回。雨渐渐地大了,风也渐渐地大了,我这把蓝条小伞这一刻仿佛也恍惚了,竟挡不住这尘粒般的雨点,雨打在身上,凉凉的,渗进心底,冰冰的。

  我就这样沿着路的中心慢慢走着,慢慢思索着,突然的一刻,我呆住了,眼前这是一番怎样的景色:路两旁的青木葱葱翠翠,高傲地挺着他们那倔强的头颅,雨点稀稀拉拉地落在上面,顺着绿叶的脉络静静地流淌,凝聚成晶莹剔透的水珠,一滴接着一滴,如人的泪珠,不过这泪却是甜的。透着朦朦胧胧的雨幕,一条苍翠的绿色长廊无声的延展,若隐若现。这一刻,我竟有些不知所措,这不正是我心心向往的吗?

  我从小便对雨有一种特别的情愫,我喜欢雨,特别享受淋雨漫步的感觉。儿时,我喜欢与玩伴冒雨奔跑,模仿着影视剧中的英雄,在雨中做着各种各样的游戏;待大了些我喜欢在雨天上课、学习,在每天繁重的学习任务下,我觉得那是一种特别的享受;而现在,我更倾向于在雨中撑一把伞漫步亦或是独自一人静静地待在一个地方品一杯香茗,读一本书或是冥想一番。在我心中,这或是一种独特的人生情趣。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苏东坡,想起了那个竹杖芒鞋的在江湖道上踽踽独行的“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老人,他想放下却又放不下,想逃却又逃不掉。细细思量,我到真觉得我俩有些像了。高傲不屈的性格在俗世交往中显得那么特立独行,感性敏感的内心在黑夜寂静之时阵阵的孤独彷徨,时而性情直爽,时而又不屑地伪装自己的感情,虽然大大咧咧,胡言乱语,但内心深处从不否认自己的君子之道,虽说忠于传统,诚于人世,却又苦于无人知晓,片刻间却又依然我行我素不屑世人的眼光自认为自有天道,有时也只有吟诗作文来表达自己央央大志。

  这一刻,这一场雨,竟让我有些读懂了,想东坡也有“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的情思;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情愿;有“念故人老大,风流未减,空回首,烟波里”的情怨;也有“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的情冷,可见“一蓑烟雨任平生”只是他的向往。情何以逃呢?缘来缘去原来还是人啊。

  雨渐渐地小了,而我的身影却愈加模糊,我知道,我已经懂了,但这文章我却还会写下去……

推荐阅读:

哥也要色,东莞桑拿美女

公交车上被才操,工藤有希子同人

嗯别舔哪里老师嗯,哈哈mx图片

嗯太紧了太深了啊,日本大胆人术艺术114

陈冠希艳照门视频,游戏王5ds同人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有缘相遇微小说。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